【双关】休假

起名废,这是一个撩哥不成反被撩的故事。

设定在一切都解决之后,周巡队长,关宏峰副队长,关宏宇兼职特别顾问。

各种私设ooc,年下,是糖。

我  辣鸡  努力_(:з」∠)_

踩着情人节的尾巴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关宏宇一直觉得他跟他哥之间,实在是太不浪漫了!

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海誓山盟,上一次两人一起出去玩还是半年前出差顺路。明明该是热恋期,两人的相处模式却跟确定关系之前没多大区别。偏偏关宏宇又拿自己这个在某些方面特别迟钝的亲哥没有任何办法。

不说七岁到七十岁女性通吃的芳心纵火犯,起码在撩妹的道路上,关宏宇属于一帆风顺,弯都不用转一个那种。但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那些普通的撩妹手段对关宏峰根本不起作用。

他哥关宏峰是谁?警界的精英,罪犯的克星。有什么事情都是案子优先,表弟靠边。不管关宏宇刮几级的台风都吹不乱关宏峰心底那汪平滑如镜的小水潭。

 

是时候放个大招了,关宏宇盘算着。

在他第三次自认为无意提起郊区新建的农庄和民宿的时候,关宏峰终于把视线从手里的案卷转移到弟弟身上,慢悠悠地端起保温杯喝了口茶,“嗯”了一声。

“啊?”关宏宇完全没料到他哥这么个轻描淡写的“嗯”就把他打发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

“就这个周末吧,我休息。”关宏峰放下保温杯,拿起案卷出门。“我去趟周巡办公室。不出支队,不用跟来。”

当头一块馅饼砸得关宏宇有点懵,搞定得有点轻松?再说这么主动不是关宏峰的风格啊……纠结了一会儿之后关宏宇干脆放弃了思考:管他的反正约到了,他哥想反悔也不行,绑也要给他绑过去。

 

“老关你今天心情不错啊,什么好事啊?”周巡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问了。

“有吗?”关宏峰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

“诶对,再往下点,就嘴角那里,标准微笑就差露八颗大白牙了。你从进我办公室笑到现在,要不是你正儿八经还跟我讨论案情,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关宏宇装的了。”

“咳,别贫了,看案卷。”

 

“哥,要不我们去趟医院吧?”关宏宇抬手去摸关宏峰额头想试体温,被关宏峰偏头躲开了。

“有点着凉而已又没发烧,吃过药了,到地方晒晒太阳多出几身汗就好了。认真开你的车。”关宏峰枕着背包躺在放平的副驾上,感冒药起效之后他脑袋里昏昏沉沉的,眼皮重得抬不起,一副下一秒就睡过去了的样子。

因为鼻子有点堵,所以关宏峰说话都带着点鼻音,含含糊糊,跟撒娇似的。他自己没觉得有什么,可把关宏宇萌坏了。再加上感冒了有点蔫儿,没了平时那种生人勿近的高冷气场,在关宏宇眼里,他哥现在整个人都软萌软萌的。

趁着路上等红灯的间隙,偷偷亲一口,关宏宇舔舔嘴唇,嗯,甜的!

 

农庄座落在离城市较远的郊区,依山傍水,山清水秀。正午的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的,秋季微凉的风带着果蔬的香味拂面而过,关宏峰下车用力伸展了一下四肢,觉得感冒都好了大半。

民宿是青瓦白墙的仿旧式二层小楼,装修简朴又别有一番风味,厨房是另砌的半露天小屋,除了煤气炉还有灶台、烟囱和劈好的木柴。后面就是个菜园,低矮的篱笆圈起一块自给自足的天地,关宏宇对这里满意极了。

“哥,等你退休了之后,我们也弄个这样的农庄吧,用来养老真是太合适了!”

收拾完房间,关宏宇兴冲冲地去地里刨了俩红薯,淘了米生上火,煮了一锅红薯粥,还炒了几个小菜。

关宏峰站在门口看自家弟弟跑出跑进的,捏了捏口袋里那个小方盒子,又好像被烫到似的抽出了手,心情复杂地抹了把脸。

 

下午,关宏宇也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两根钓鱼竿来,兄弟俩就坐在湖边石台上钓鱼。

藤椅配草帽,阳光正好,眼前是波光粼粼的湖面,风里夹杂着水汽和成熟的瓜果香。

关宏峰无心钓鱼,口袋里的东西像颗定时炸弹,滴答滴答响在他心里。

关宏宇也无心钓鱼,良辰,美景,还有身边软乎乎的哥哥。这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觉得生命是如此美好,只要你在那里,哪怕什么也不做,就是幸福。

“哥,听说这里晚上的星空特别亮,今天天气那么好,晚上肯定能看到星星,我们吃过晚饭出来散步吧。”

关宏峰对上关宏宇期待的眼神,说不出半个拒绝的字来,他闭了闭眼,最后在心里做了一个斗争,然后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好啊。”

 

晚饭过后,关宏宇整个人都显得很焦虑,抱着包翻找着什么却怎么也找不到。难道忘记带了?关宏宇急的拍了两下额头,他明明记得放在这个暗袋里的啊!

关宏峰站在虚掩着的门外,抬手敲了敲门。关宏宇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心虚地把包一扔,边穿外套边往门口走。

“好了好了我收拾好了,哥,我们走吧。”

关宏宇心虚,没敢跟哥哥对视,拉开门就急匆匆往外走。

关宏峰心里也没底,见关宏宇闷头往外走反而松了口气,跟了上去。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周静悄悄的,偶尔有一两声虫鸣。就像关宏宇说的那样,天气很好,几乎没有什么云,一抬头就能看到漫天的星光。

两人并肩在湖边散步,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气氛暧昧得像丝丝缕缕的棉花糖。

关宏宇正想着怎么开口,手突然被关宏峰拉住,他疑惑地转身,却看到关宏峰单膝跪地然后掏出了那个让他焦虑了一晚上的小盒子。

关宏峰打开盒子,里面并排躺着两枚戒指,漫天星辰落在他眼里,化成一潭深不见底的水,平静的水面下,暗流涌动。

“宏宇,你愿意嫁给我吗?”

关宏宇的脑子里像是炸开了一朵烟花,瞬间丧失了所有思考能力。

“关宏峰!”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喊出了这个名字,也没管什么戒指,一把揪住关宏峰的领子就吻了下去,唇舌霸道地撬开齿关,攻池略地,直吻得两人都喘不过气了才放开。

“拿了我买的戒指跟我求婚?嗯?”

关宏宇直勾勾盯着关宏峰的眼睛,关宏峰坦然回望,眼里难得的带了点锐气。

“那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对视许久,关宏宇叹了口气一把将关宏峰搂进怀里。

“我愿意。”

反正还是我在上,求婚方面吃点亏就吃点亏吧。

 

————————————————————————

关宏宇:戒指我放包的暗袋里你怎么找到的?

关宏峰:车上睡觉当枕头的时候,硌死我了。

评论 ( 6 )
热度 ( 68 )

© 湖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