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 失忆

设定在一切都解决之后,周巡队长,关宏峰副队长,关宏宇兼职特别顾问。

摸个脑洞,各种ooc

温柔弟控和宠哥狂魔

一到动笔就觉得自己是个残废,表达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

 

深秋,天阴,微风,有小雨。

这样一个适合窝在家里吃火锅的天气,关宏峰却带着关宏宇在飙车追捕嫌犯。

警笛响了一路,雨刮器有节奏的摆动着,频道里的调控也是井然有序,包围圈在不断收缩,抓住嫌犯只是时间问题。

“哥,我们下了班去吃羊肉火锅吧。”

关宏宇有些松懈,他眼睛还盯着嫌犯的车,脑子里已经在想着火锅了。

没等关宏峰回答,嫌犯的车在路上突然调头,直冲着他们就开了过来,关宏峰什么都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猛打方向盘把车横挡在了路中间。

“碰”一声巨响,两车相撞,关宏峰的车被顶着开出去三五米才停下。

嫌犯重伤,关宏峰昏迷,副驾驶上的关宏宇只是轻微脑震荡和一些磕碰伤。

 

被周巡按着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关宏宇就又赶回哥哥病床前坐着,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好像他目光一离开哥哥就会跑了一样。

“头部有淤血,左臂骨折,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过会儿有护士过来挂水,你脑门上还缠着纱布呢就别熬了,去旁边床上睡一会儿吧,这里我看着。”周巡拍拍关宏宇的肩,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让他先休息。

关宏宇没动弹,只是问:“他什么时候能醒?”

“大概明天吧。”周巡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尖,跟关宏宇扯了个谎。他不敢告诉关宏宇其实他哥脑袋里的淤血可能压迫到神经,医生说情况好或许明天就能醒,情况不好还说不定会怎样。

 

天蒙蒙亮,一晚上没睡安稳的关宏宇被哗哗的流水声吵醒,睁眼一看,周巡蜷在沙发上睡得正香,旁边他哥的病床空了,卫生间亮着灯,门没关。

“哥你醒啦!”

关宏宇几乎是从翻身跳下床直奔卫生间,动作一气呵成,声音里满是抑制不住的开心。

关宏峰被他吓了一跳,手里拧了半天的毛巾又掉水盆里去了,关宏宇捞起毛巾拧个半干,一边给哥哥擦脸擦手一边碎碎念。

“你左手还打着石膏呢不方便,有什么事喊我就好了啊,这次都快把我吓死了,不都说副驾驶才是最危险的位置么,你怎么还能把方向盘打反了呢,我皮糙肉厚撞一下又不要紧,幸好他主要撞的是后座不是驾驶座的门,不然…”

关宏峰盯着镜子里给自己擦脸的关宏宇看了很久,觉得记忆里的人就是这个没错了。

“关宏宇。”

“嗯?”关宏宇把毛巾洗干净晾在架子上,伸手去摸哥哥的额头,又把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不热。“哥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感觉有点呆呆的?”

“我失忆了。”关宏峰说。

语气平静得仿佛在说想吃油泼面一样。

 

周巡像看什么珍稀动物一样围着关宏峰一圈圈转,要放平时,老关早该翻他白眼了,这会儿却坐在床沿上也不说话,就会盯着关宏宇看。

“不愧是老关,失忆了都还这么镇定,你真什么都不记得了?”周巡好奇。

关宏宇把削好的苹果往哥哥手里一塞,冲周巡翻了个白眼:“都说几遍了真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哥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医生检查完不也说除了不记得人,其他一切正常,淤血也在消散,只是暂时性失忆,淤血散了说不定就都想起来了。”

“我记得的,不过只记得关宏宇了。”关宏峰啃着苹果还不忘随手补刀。

周巡扶额,觉得自己精神上遭到了暴击。

 

住了一个多礼拜院之后,虽然淤血已经基本清除,但是关宏峰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医生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让家属多给他讲讲以前的事,刺激他的记忆恢复。

关宏宇办理了出院手续,把哥哥接回家照顾。周巡也给关宏峰批了长假,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默许了关宏宇的迟到早退。

关宏峰左臂打了石膏吊在胸前,一只手行动起来有时候不太方便,关宏宇就跟在哥哥身后替他把一切都弄好,一点不嫌麻烦还非常乐在其中。

“哥,牙膏给你挤好了。”

“哥,刷完牙过来我给你洗脸。”

“哥你站好别动,我给你扣扣子。”

“哥,我给你剥了柚子放桌上了,记得吃啊。”

  ……

“哥你一只手是不是不太方便要不我帮你洗澡吧?”

失忆后的关宏峰对自家弟弟的容忍度出奇的高,关宏宇也一步一步得寸进尺地试探着哥哥的反应。

“行了行了我就是左手骨折又不是高位截瘫,你别搞得我好像生活不能自理似的。”

话一说完关宏峰自己先愣住了,这话我以前是不是说过?到底是什么时候…他好像零星地想起了一些片段,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关宏峰觉得头有点晕,还是没记起来多少东西。

 

虽然明确地拒绝了帮忙,但是关宏宇还是死皮赖脸地跟进了浴室,赶也赶不走,打又不舍得,关宏峰只能由着他胡闹。

把洗得白里透红的哥哥擦干裹好浴袍抱上床,再端来一杯温好的牛奶。关宏宇摸摸自己湿了大半的衣服,也干脆去洗个澡吧。

关宏峰喝完牛奶也没躺下,而是坐到书桌前打开了电脑,在浏览器里输入了“关宏峰”三个字,开始了搜索。

内容很多,关宏峰看得太认真,没注意到关宏宇已经在他身后站了有一会儿了。

右肩一沉,关宏宇带着同样洗发水香味湿漉漉的脑袋埋了上来,双手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腰。

“哥…你是不是在怪我什么事都不告诉你啊…”

关宏宇的声音闷闷的,呼吸喷在脖颈间有些痒,关宏峰抬手揉了揉弟弟柔软的头发,什么也没说。

“哥,我好后怕啊,我不想让你再去当刑警了,我甚至希望你就这么一直失忆下去,我辞职重开物流公司也能养活你…我这样是不是,让你觉得很讨厌…”

关宏宇声音越来越低,手却越搂越紧。

“你是我豁出命去都要保护的人,我怎么会讨厌你。”关宏峰叹了口气,手下又加了几分力,把关宏宇的头发揉成鸡窝“你会这样做吗。”

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关宏宇把脑袋埋得更深,小声地“哼”了一下。

一晚上,关宏宇从小时候的打架吵嘴讲到2.13大案两人互换身份查案再讲到事情解决之后的生活,关宏峰听得很认真,也渐渐地想起了一切。全部讲完也不知道几点,两人都累极,往床上一歪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记忆恢复的关宏峰就和关宏宇一起上班去了。

 

“老关你这么急着来上班干什么,你这胳膊还没好全呢。”

关宏峰刚到办公室没几分钟,周巡拎着包子油条豆浆就进来了。

瞥了一眼周巡带来的早饭,关宏峰拿了杯豆浆也不废话:“走,带我去看看案子。”

“诶老关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案子我自己可以…”周巡嘴上这么嚷嚷,倒是一点没耽误他带路。

被无视的关宏宇忧伤地啃着包子,哥哥恢复记忆后又对我冷淡了怎么办。

出办公室之后关宏峰稍稍松了口气,失忆期间太直接了现在觉得好尴尬啊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弟弟了怎么办。算了,先想案子吧。

案子不难,下午的时候就解决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工作他打着石膏也不方便帮忙,交给周巡和关宏宇就行了。

一天忙完,案子结了,也到下班吃晚饭的时间了。关宏峰这边已经调整好心态了,关宏宇却还是有点不安,心里乱糟糟的。

他魂不守舍地往地下车库走,半道上却被人挡住了去路。

“哥?你怎么在这儿?”关宏宇有些吃惊。

“咳,不是说过下了班去吃羊肉火锅么。”关宏峰摸摸关宏宇的头,笑得温柔:“再不走就没位置了。”

 

有什么好不安的呢?他是关宏峰,这就够了。

 

End.

——————————————————————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表达些什么,反正是糖就对了。

评论 ( 13 )
热度 ( 92 )

© 湖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