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 礼物

依旧设定在弟弟洗清冤屈后,哥哥归队当副队长。

舍不得刘长永死,私设退休。

大概就是情侣之间缺乏沟通的小打小闹,情感真难把握

放心,是糖。

 

01

最近,关宏峰发现关宏宇进出支队的次数在直线飙升。

问题在于关宏宇来支队还不是来找他的。

这些天他已经不止一次看见自家弟弟从周巡办公室出来了,偷偷摸摸像是怕被谁发现一样。

“宏宇最近是不是又惹什么事了?”

关宏峰放心不下,干脆直接找周巡想问个明白。

“啊?没有没有,老关你放心,你弟弟最近乖得很,前两天还帮着外勤探组抓罪犯呢。”

周巡揣着明白装糊涂,心里头明镜似的,表面上还要装出一副“你突然问这个干嘛,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没事儿,我就随便问问。”

关宏峰一看周巡的样子就清楚了,关宏宇肯定和他商量了什么不能让自己知道的事。

不过既然不违法乱纪,应该也没什么大碍,不追究就不追究吧。

 

02

知道一切的周巡觉着自己头疼,也不怪关宏峰想不到,正常哪儿有人提前三个月就开始准备生日礼物的,还到处打听哥哥喜欢的东西,你哥喜欢什么你心里没数吗?

关宏宇也头疼,他哥喜欢什么他倒是清楚,可是,他一不能去作个案让他哥破,二不能搞具尸体送他哥,他哥喜欢吃甜倒是可以买蛋糕,问题是,生日蛋糕它不算礼物啊。

他问遍支队上下,就想知道点自己不知道的,可是到最后也没问出啥来。

周巡看他蹲在支队门口可怜兮兮的,心一软就给他提了点建议。

总之是乖一点别惹事,礼物送正常一点的衬衫领带或者刮胡刀就行了,可以多花点心思在形式上,弄得感人一点,比如把整个支队的人都请到饭店里什么的。

关宏宇翻了个白眼,自动忽略掉那个举例,就天天跑来跟周巡讨论怎么样才能让哥哥感动。

 

03

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周巡真有心打死关宏宇算了。天天跑来跑去的也不嫌麻烦,还拿了一堆方案来烦他,通通都是计划着怎么让关宏峰感动的。

“祖宗欸,我求求你别来了,我一个糙老爷们懂个屁的感动啊!”

关宏宇那些方案没一个靠谱的,还每天都有新花样,周巡都没眼看了,恨不得在办公室门口挂一个狗与关宏宇不得入内的牌子。说到底他当初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觉得关宏宇可怜的吧。

“那我该怎么办?你跟我哥共事那么久,你应该是了解他的。”

关宏宇费了老大劲,好不容易逮到一个临时盟友,可不敢让周巡就这么跑了算了,不然他连商量都不知道该找谁。

“那啥,俗话说的好啊!长兄如父不是么,你去找周舒桐啊,问问她是怎么哄老刘的,人小姑娘肯定比我更擅长这些。”

周巡被逼得急了,直接隔空把锅甩给了周舒桐,又正好关宏宇自己没什么主意,还觉得周巡说的挺有道理,扭头就找周舒桐去了。

 

04

“哥,你问我这个没有用啊,我爸喜欢的东西跟关老师喜欢的又不一样。再说了,我爸超好哄的,我买什么他都喜欢。”

小周表示在这方面,万金油是不存在的,要对症下药才行。

“如果只是要感动的话,亲手做点什么可能会比较容易感动对方。关老师爱吃甜的话…哥,你会烤蛋糕吗?”

关宏宇更想考虑搞一具尸体来的可能性有多大。

……

现在,关宏峰在周巡办公室门口是见不到关宏宇了,小关跟月亮绕地球一样,天天绕着周舒桐转呢。

要不是确信晚上在家关宏宇看他的眼神依旧跟吃不着肉的狼一样,他都快怀疑弟弟是不是移情别恋了。

 

05

温热的手心,交缠的气息,关宏宇又开启了日常耍流氓模式。把哥哥按在沙发上讨了个湿润又绵长的深吻,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关宏宇把脸埋进关宏峰颈间,有些贪婪的嗅着哥哥身上的气味,手也不停,直接去解哥哥的衬衫扣子。

一般到这个时候,哥哥就该推开自己了,但是今天却还没有。关宏宇正在心底盘算着今晚吃到肉概率有多大,就听见关宏峰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宏宇,你最近老缠着周舒桐干什么?”

关宏宇动作一滞,脑子却飞快地转了起来。

我哥知道了?不对,他问我缠着小周干什么那应该是还不知道我在跟小周学烤蛋糕的事。要怎么回答才既不会暴露又能蒙混过关呢…

空气寂静了几秒,大关伸手推开了小关的脑袋。

“不想说就别说了,不早了,洗洗睡吧。”

到嘴的哥哥溜了,但是关宏宇傻坐在沙发上还有点小开心,不是错觉,他刚是真的从他哥的话里听出了那么点醋味。

 

06

关宏峰从来没想过他还有需要扮成关宏宇的这一天。

昨晚临睡前关宏峰发现关宏宇偷偷往手上抹烫伤膏,被发现后还一直把手往背后藏不让看,问他是怎么回事也不肯说,再加上他最近行踪可疑,实在是很让人担心。

关宏峰估摸着如果直接问周舒桐恐怕会跟周巡一样,也是什么都问不出来。所以早上上班之前,他特意从衣柜里摸走了一件关宏宇的外套。

趁着午休时间,关宏峰换上弟弟的外套,把头发重新理了理,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下关宏宇的招牌笑容,糊弄小周应该是没问题了。

还没走到办公室,关宏峰就在休息室门口撞见了周舒桐。

“诶?哥你来的正好,我重新整理了一下蛋糕烤胚和制作过程中需要注意的细节,你跟我来办公室拿一下。”

周舒桐一见到他,或者说一见到关宏宇就很高兴的样子,拽着他的袖子边说边往办公室走。

哥?烤蛋糕?简单在心里过了一遍目前已知的信息,关宏峰想当然的就误会了,心头突然窜起一股无名火,关宏宇你最近挺能耐的啊?

然后这个挺能耐的人就站在办公室门口,目瞪口呆地望着小周拽着假扮成自己模样的哥哥正向自己走来。

关宏峰:呵呵。

关宏宇:完了完了…

周舒桐:什么情况???

 

07

关宏宇在家门口来回转悠,不敢开门。

中午的时候他一紧张,脑子直接当机,转身就逃了。

一整个下午,他哥也没打电话或者发短信给他。不知道小周有没有解释,也不知道他哥有没有听解释。关宏宇愁得直挠头,早知道就不跑了,搞的他现在连家门都不敢进。

屋子里,关宏峰看着监控里在门口转来转去的关宏宇,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中午听完大周和小周的解释之后他就有些后悔了。但是情感的表达这方面他实在是不擅长,就在下班后买了些宏宇爱吃的菜,想着等弟弟回家再说,结果他的傻弟弟连家门都不敢进。

隔着这一道门,两人都是纠结万分。

最后还是关宏峰看不下去了,开门把杵在家门口的关宏宇拎了进来。谁都没开口,都在心里编排着怎么跟对方道歉。

就这么沉默着吃完了一顿饭,关宏宇去洗碗,关宏峰坐在沙发上魂不守舍地看电视。

 

08

“关宏宇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被揪着衣领按在沙发上的关宏宇一脸懵圈。他不就撒了个娇,对最近瞒着哥哥做的事向哥哥道个歉,怎么又惹到哥哥了?

“不是你的错你道什么歉?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不讲理的人?是我错怪你了该道歉的人是我!是我不擅长表达情感…你不需要这样小心翼翼的讨好我…”

关宏峰心里五味陈杂,气势渐渐弱了下去,耳朵都憋红了。他稍作停顿,深吸一口气。

“关宏宇,我喜欢你!”

说完也不等关宏宇有什么反应,就主动吻了上去。

虽然被“我喜欢你”四个字砸的晕晕乎乎的,但是送到嘴边的哥哥不吃那就不是关宏宇了,他抱紧了怀里的人,进一步加深了这个吻。

————————我—是—事—后—的—分—割—线————————

关宏峰闭眼蜷成一团,又困又累,关宏宇的体力太好了,好到他根本招架不住。

“哥,我想继续学烤蛋糕,以后天天烤给你吃。”

“哥,我知道你不会说情话,你不用学,我说双倍的给你听。”

“哥,你的存在,就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了。”

关宏宇把蜷成一团的哥哥搂进怀里,凑在他耳边小小声表白。

“哥,我爱你。”

“嗯,我也是。”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204 )

© 湖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