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大关和受了伤的小关

什么都不会的我只能把脑洞码下来

可爱是潘老师的,ooc都是我的

只想给白夜追凶疯狂打call!!!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写了些什么鬼你们凑合看吧

01
在抓捕行动的最后,关宏宇飞扑过来用身体替自己挡住那一枪的时候。
关宏峰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凉透了。
脑子里轰的一声,所有的冷静和理智全都被怀里鲜红的颜色炸成了凌乱的碎片。
那一瞬间,关宏峰唯一的念头就是给那个放冷枪的王八蛋眉心开个眼儿。
“快打120!!!” 还是周巡反应快,一把按住了关宏峰。“老关你冷静点!救人要紧!先给他按着点伤口……”
周巡后面还说了些什么关宏峰完全没听进去,他全身的力气都被调用来控制着把自己颤抖的双手按在弟弟的伤口上。
“哥…嘶,你轻点儿…”尽管已经疼得连喘气都觉得费劲,关宏宇还是努力勾起嘴角,扯出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别哭丧着个脸啊…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02
麻药的劲没过,关宏宇还在昏睡中。
虽然是一模一样的脸,还划了道一模一样的疤,但是在细节处果然还是有些不同的。
关宏峰坐在病床前,头一次从自己熟睡的弟弟脸上觉出了那么点“乖巧”的意味。
就这么看着弟弟的脸,他的思绪又不知飘去了哪里。
“叩叩”
周巡抱了一叠文件,声音比人先进门,“还盯着看呐?你这都一天没合眼了,医生不是说没什么问题了吗?”
成功收到关队眼刀两枚,周巡自觉闭上嘴。
“哎,老关啊,文件都在这儿了,该你签字的和该你弟签字的,你弟这冤屈总算是洗干净了,你们哥俩儿不容易啊。”周巡单手撑着椅背,把文件塞到关宏峰手里,压低了音量。“我走了,文件要是都弄好了就打个电话给小周,让她过来拿,你们好好休息吧。”

03
关宏宇躺在病床上,垫高了枕头,手里抱了本刑侦相关的书翻着,病号服的扣子只随意扣了三两颗,从半敞着的领口还能看到里面缠着的纱布。
角落的沙发上,关宏峰和周舒桐各占一边,整理着已经签完字的文件。只不过,关队的效率明显没有小周的高,因为……
“哥,我想吃苹果。”
“好。”
“要你亲手削的。”
……
“哥,我还想吃烧鸡。”
“那是留给老虎的。”
“哥,老虎和我谁才是你亲弟啊?”
……
“哥,书上这段我不是太懂,你给我讲讲吧。”
“哪儿不懂?”
关宏峰很自然的起身坐到床头,低头去看关宏宇摊开的书。
在哥哥看不见的角度,关宏宇偷偷对着小周扔了一个“炫耀+得意”的眼神。
周舒桐低下头默默地整理文件,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但是脑子里的想法已经从“关老师跟弟弟感情真好。”变成了“我是不是有点太亮了???”
文件一收拾好,小周就主动表示自己该回队里去了,跑的那叫一个积极。
大关用怀疑的目光盯住小关,本能的就觉着是自家弟弟干了些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小关坦然回望,装出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样子。
“哥,你累不累啊?要不要上来休息一会儿啊?”
关宏宇朝里挪了挪,拍了拍空出半边的病床。

04
凌晨四点,天还黑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
关宏峰从梦中惊醒,一身的冷汗。
刚才在梦里,他因为对黑暗的恐惧而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宏宇倒在血泊里慢慢停止了呼吸。
心口沉重得像是压了块石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床头的小灯散发着柔和的光,照亮了近在咫尺的关宏宇的脸,还有他搭在关宏峰身上的胳膊和腿。
说起来这些天两人挤一张病床,关宏宇的睡相还是挺乖的。
大关把小关的胳膊和腿从自己身上推下去,侧过身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大概是因为伤口恢复长肉在发痒,小关睡得不太安稳,一直在无意识的翻身、抓挠。
大关叹了口气,按下小关的没轻没重的手,替他慢慢揉着伤口,另一只手则是环过小关的肩膀,像小时候妈妈哄他们睡觉时一样,轻轻地给他拍着背。

05
这些天关宏宇的睡眠质量特别的好。
如果没有“每天早上醒来都发现自己基本是滚在哥哥怀里睡的”这样不知道算是惊喜还是惊吓的情况那就更好了。
轻车熟路地从哥哥怀里撤出来,再给哥哥把被角掖好。
伤口已经结痂,关宏宇觉得自己已经差不多可以出院了,再躺下去他的腹肌都要躺没了。【虽然目前还是被纱布裹住看不见的】
关宏宇边刷牙边想着怎么说服哥哥让自己出院。
洗完脸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七八个理由,但都很快就被自己否决掉了。
最近哥哥管得特别严,伤口不完全长实了恐怕是不会放自己出院的,一定要编一个让哥哥没办法反驳的理由才行。
由于思考的太投入,关宏宇完全没察觉到哥哥起床的动静,推门出卫生间的时候和等在门口的关宏峰撞了个正着。
“魂不守舍的想什么呢?”
“我想回家。” 完了,怎么直接就说出来了?
两人都站在原地没动,一个发愣,一个忐忑。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又仿佛只是短短的一个瞬间。
关宏峰伸手揉乱弟弟刚梳好的头发,嘴角弯起弧度是关宏宇见过最温柔的笑。
“好啊,我们回家。”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191 )

© 湖桃 | Powered by LOFTER